狂野之旅【完】(作者:不详)

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(一)

  能在繁忙的工作之後获得几天的假期,是件令人感到愉快的事情。扣掉得留

  家挣钱的老公不算,我为自己与两个孩子规划了一个到西班牙的渡假之旅。17

  岁的汤玛斯与将满16岁的荷丽,与我同样需要休息的两人,在得知这项消息之

  後,可说是雀跃不已。

  我们投宿的旅馆的位置,是在离卡蒂斯不远的一个小村庄里。此外,它还拥

  有一个私人的海滩,一个助它招揽顾客的海滩。我们已经准备要好好享受这个假

  期,只是,後续的发展却远远超出了我们的想像┅┅

  直到晚上我们才抵达目的地,因此喝完咖啡之後,睡个好觉便成了唯一的选

  择。而隔天一觉醒来,为了买些补给品,我们便到村庄里头逛逛。当地的商店所

  卖的东西相当实用,店主是一对提早退休的夫妻,他们本来住在布里斯托,会搬

  到这个地方,是为求在气候宜人的环境下生活。

  下午,我们开始了海滩之行。我穿着比基尼,享受着日光浴,过了一会儿,

  汤玛斯也加入了。他是个又高又帅的年轻男孩,体格也很壮硕。在为自己的儿子

  感到骄傲的同时,我忍不住将视线停留在他的泳裤之上。突然,我发现,他的那

  话儿似乎也发育得很棒。

  又过了一下子,荷丽也出现了,看见穿着T恤与短裤的她,我感到十分的惊

  讶。

  「你怎麽没有换上泳装呢?」我问道。

  生气的她答道∶「我忘了把泳衣放进行李箱了。这下可好,不再买一件不行

  了!」

  傍晚过後,打算买泳装的我们来到了一家商店中。对我而言,这家店所卖的

  泳衣款式太前卫了,然而,荷丽却很喜欢。超级清凉的上衣,以及丁字裤,在我

  看来,有穿等於没穿。我曾经看过几位年轻女孩做这样的打扮,那根本就是全裸

  嘛!然而,我实在是拗不过荷丽的哀求,所以也只好无奈地买给她,「算是提早

  送你生日礼物吧!」我说。

  一回到旅馆,荷丽马上回房试穿新泳装。几分钟过後,她再次出现,身上的

  穿着竟与下午无异。

  「怎麽了?你的新泳装呢?」我问道。

  荷丽答道∶「我觉得那样的穿着并不适合我。」

  听到了这样的回答,我觉得很不满意,於是我告诉她∶「回房,穿衣,再回

  来。」

  几分钟之後,一脸害臊的她回到了客厅。看着她,我终於知道是怎麽一回事

  了!原来,最近的她发育得很快,以身材来论,她不再是个女孩,而是一位女人

  了!由於比基尼的上部无法完全覆盖她的胸部,因此乳房是若隐若现,我必须承

  认,这种模样的她看来更加性感。

  接着,我要她转个身。下半身几近赤裸,腰间的布料向下缩减到臀部只剩下

  一条细线而已,两边的臀肉不但有型,且极具吸引力,看起来就像两个圆形的池

  塘。啊!多迷人的女孩啊!

  再次转身面向我的时候,她把交叉紧握的双手置於大腿的会合处。我要她将

  手移开,然後放轻松一点,於是,她做了一个深呼吸,接着,把手慢慢松开。终

  於恍然大悟,我看见原本该覆盖在她下体上的阴毛,纷纷由泳裤四周窜了出来。

  有好一会儿,我是沉默不语的。

  「真是对不起!」最後,我终於开口说道∶「我早就该了解发生了什麽事,

  并且告诉你该怎麽做才是。如果,你真的想要穿这套泳装的话,你应该要把毛修

  剪一下。」

  听到我的话,她扑到我的身上,语带哽咽的说∶「我没有任何工具。何况,

  我根本没有这种经验。」唉!可怜的女孩,这全是我的错,我应该猜到会发生些

  什麽的。

  我安抚着她,告诉她她穿起这件泳装不但好看,且能衬托出她绝佳的身材。

  我的话似乎起了效用,她看起来好些了。这不是哄骗而是实话,就身材而言,她

  绝对可算是一个尤物。而本来我是打算将化妆箱借给她使用就好,可是我接下来

  说的话却不是这麽一回事。

  「如果你愿意的话,让我帮你吧!」

  我不敢相信自己耳朵所听到的话,荷丽似乎也是如此,惊讶的她,嘴巴张得

  开开的望着我。

  接着,我感到胃一阵翻搅,当我继续犹豫地说道∶「这很简单,真的。你只

  要看过一次,下回就能自己动手了。修毛这种事我已经做了好几年了,而你以後

  也一定要做。打铁要趁热,我想现在也许正是最好的时机。」

  虽然我为自己的言行感到惊讶,可我还是拉起了她的手,带着她进入我的卧

  室。

  「把比基尼脱掉,然後,上床。」

  震惊的她并未提出抗议,只是看着我到一旁拿取工具,接着,端了一碗热水

  回来。看着她,我心里是百般挣扎。最後,我还是将毛巾放到床上,说道∶「来

  吧,小女孩。来,坐在这里。」

  荷丽坐下的时候,那迟疑的动作,使我以为她准备要起身离开。然而,她终

  究还是乖乖地听从我的指示。接着,为了能帮她「做」,我要求她抬起膝盖张开

  双腿。当她抬起双脚的时候,比基尼依旧是穿在身上。看着这个模样,我抓住她

  的腿说道∶「你想继续吗?如果你不想的话,我们可以随时停下来。」

  她点点头,任由我脱掉她的比基尼,然後,我缓缓地将她的双腿分到最开,

  茂盛的阴毛遮盖住了那道细缝。在确定她感到舒服之後,我要她自己抓住双腿,

  好让我可以开始修剪她的阴毛。坐在她的面前,看着那撮淫毛,我才发现自己已

  是许久未曾见过女儿的裸体了。真是不敢相信,现在,我竟要开始进行这最最亲

  密的任务了!

  为了让修剪能够顺利,我决定先动手清洗她的阴毛。我把毛巾浸了浸热水,

  然後在上面抹上一些肥皂。看着她,我在心里说道∶『就是现在,开始吧!』我

  仔细清洗她的下体,很快的,在她的双腿交汇处有了一团泡沫。一开始,手指触

  碰着她的阴部,我感到有些紧张,不过,我很快就克服了这种心理障碍。

  经历过几分钟的搓洗,我冲掉那些泡沫并擦乾她的身子。接着,我在她的下

  体喷上了些许的刮胡泡,然後开始进行最重要的工作。由私处的下方一路往上刮

  去,当她的阴唇映入我眼帘的时候,这才赫然发现,我修掉的毛已超出了计划的

  范围。本来,我只打算让她能够穿上比基尼就好,然而,我剃掉的毛实在是多了

  些,以至於她的阴唇是清晰可见。「喔!天啊!」我开始思考着该如何做好善後

  的工作。

  在我修剪到她阴部上方之时,我休息了一会儿,接着,我在她的蜜穴两边各

  自留下四公分见宽的阴毛,如此一来,当她穿上比基尼的时候,就不用担心阴毛

  会由两侧露出来。我将剩下的毛剪得短短的,而在将其梳理过後,整个工作才告

  一段落。

  收拾完落下的阴毛,我欣赏着自己的手艺,说道∶「看起来很不错,就像摩

  希根族的人一样。」同时我发现,这是自己第一次以看着其他充满性诱惑的女人

  的眼光来看待自己的女儿。

  此刻,她的大阴唇张开,小阴唇突起,甚至连阴道口也是奇开无比。看着她

  的脸,我惊讶地发现,她双眼正盯着天花板,无力地躺在床上。「醒醒,喂,醒

  醒!做好了!」我喊道。

  她微微撑起身子,注视着我,我报以她一个微笑,然後翻身下床,走到梳妆

  台前,拿起了一面小镜子,把镜子交给她的我说道∶「你自己看看吧!希望你会

  喜欢!」

  将镜子置於双腿之间的她,不禁用手住了嘴巴,在看了我几眼之後,她以

  行动作为回答。她用手指抚摸着自己的身体,让手指顺着肉缝滑来滑去,这个举

  动,使得布满皱褶的屁眼产生了收缩。突然,我感到胸口一阵炙热。我不该有这

  种感觉的,再怎麽说,她终究是我的女儿啊!在蜜穴里来回穿梭的她的手指,就

  这样引领着我一步一步向她靠近。

  毫无理由,我无意识地走向她、抚摸她,在她的蜜壶上,我的手指取代了她

  的。看着自己的指尖在她的淫穴里移动,我愈来愈兴奋,用力地搓揉她的胸部,

  我这才发现,原来她的乳房是如此的有份量。她那张开的蜜穴似乎是在求我不要

  踩刹车,呼应它的要求,我用唾液湿了手指,让指关节在那阴穴里隐没。

  进去出来,出来进去,我让第二根手指加入战局。我们俩是相当的兴奋,她

  的阴蒂接收了我的爱念,在我用力揉着它的时候,荷丽的身子也为了高涨的情欲

  而渐渐扭动起来。其实我也知道,与女儿一起沉溺在自慰的游戏中是不对的,但

  我就是无法停止。几分几秒过去了,她的高潮也来了,被愉悦的波浪冲击着身体

  的她,发出了快乐的呻吟。

  她重重地趴伏在床上,看似已精疲力尽,我万般不愿地将手从她的身子上移

  开,她则是将身躯翻转回来。在了解我们刚干下什麽好事之後的她,似乎想说些

  什麽却又选择保持沉默。身体躺在床上,神智却依旧处在兴奋国度的我,非常明

  白自己想要再做些什麽,褪下内裤张开双腿,看着壁镜中的自己,我像疯子一般

  的手淫,直到双手酸痛双脚麻痹,一直喜欢品尝自己味道的我,将沾满手指的淫

  水舔得一乾二净。

  当晚,各自洗完澡之後,再次相遇的我们,无语。而由於汤玛斯已经入睡,

  所以我们有了自由谈话,打破沉默的机会。处理完一些琐事,我们在客厅相会,

  在沙发上依偎。随着谈话的进行,话题也变得愈来愈私密,终於,我们聊到了稍

  早发生的事。

  我向她坦承,我喜欢我做的全部,她展现的一切。而又在她离开之後,我无

  法不自慰,在这谈话的过程里,我才发现女儿真的已经长大了,她的心智比成熟

  更成熟,且与我所认识的那些五十岁老女人比起来,她也感性许多。

  我们之间的话题慢慢说尽,除了注视着彼此之外,我们什麽也不能做。看着

  她,我的心里是百味杂陈,而呼吸也开始在胸口偷偷沉重。我向她靠过去,捧着

  她的脸庞。看着我的她,也在同时舔了舔嘴唇,这是个专属於我的信号,终於,

  我的唇贴上了她的。

  虽然她没有抗拒,我还是选择让彼此的唇分离。过了几秒钟,等不到她的回

  应的我,再次亲吻她,并且把舌头伸入她的口中。终於,她有了反应,她一手抱

  住我,让我的身子向她更贴近些,而我则是把手伸进她的T恤里头,抓住了她的

  左乳。由於我感觉到了她的乳头正在变硬,因此我伸出了拇指与食指,将它捏弄

  得温柔。

  也许是一分钟,也许更久,她突然将我推开的举动,使我以为她已经受够。

  然而,实情并非如此,相反地,她开始解我的钮扣,一颗接着一颗,直到我的上

  衣由肩膀滑落。我把身子向前倾了些,好让她可以脱掉我的上衣,将其褪至我的

  腰际,接着,我又向後仰了点,好让我的胸部能映入她的眼帘,闭上双眼等待。

  等待并未持久,她的手掌便感受到了我的体温,因其正在我饱满的乳房上移

  动,然後,我的呼吸为她後续的动作而沉重,当她张嘴含住我右边的乳头。由她

  懂事算起,在经历这麽多年以後,这可是她的第一次,吸吮我的奶头。

  左乳右乳,右奶左奶,女儿用她的嘴与我的咪咪做爱。在这个时候,我什麽

  都不在乎了,我只知道,我们想要占有彼此,且当下的我们就活像两头野猫。

  接着,在我意识到之前,她已除去了我的内裤,毫不迟疑的开始亲吻我湿润

  的蜜壶。身体随着呻吟声扭动,当她的舌在我的淫穴上飞舞,我的四肢也跟着律

  动。再来,先是犹如置於火炉的阴蒂,後是迷人的阴唇,她的舌攻陷了我下体的

  每一处。高潮来袭,伴随着一声喊叫,我站上了性爱的顶峰。

  终於,一切停止了。在我回过神来的时候,我感觉到的是在我胸部上那荷丽

  的手。虽说我的胃又再次翻搅,但我还是得回报女儿给的爱。於是,我跪在她的

  面前,脱下了她的内裤。在这同时,她也抬起了臀,好让我脱得容易些。

  赤裸的她躺平在沙发上,张开了双脚,拨开了阴唇,无须任何邀请,我把身

  子往前倾,让舌头在她的肉缝之上快速地上下移动。一开始,当我对她的淫穴又

  吸又舔时,她只是让身子轻轻地蠕动。然而,不久之後,她张手抱住了我的背,

  然後,当高潮降临,她将我压向她的身子上头。

  由於此时的我俩已是接近虚脱,因此我们决定要上床睡觉,依旧赤裸的我们

  以亲吻互道晚安。我确知汤玛斯不会发现我俩一起躺在床上的模样,躺在床上的

  我,脑海里盘旋的尽是女儿的样子。多年以前,我也和女人曾经做过爱,但那次

  的经验却不如今晚美妙。最後,思绪纷乱的我终於入睡了,只是,荷丽依然是我

  梦中唯一的影像。

  隔日清早,当荷丽步入厨房的时候,我正在准备早餐。她紧张地看了看我,

  然後转身离开。我叫她回来,而她也缓缓朝我走了过来,而後,我抬起了她的脸

  颊,好让彼此能看见对方的眼睛。

  「我爱你!」我轻声说道。

  「我也爱你!」她的声音轻如针落地。

  我吻上她的唇,而她则是在搜寻着我的舌头。我们一边进行前戏,一边注意

  汤玛斯下楼的声音。在屋内停留了一下子,他便走出门到沙滩上散步。

  一看到他离开,我的手马上滑入女儿的内裤,揉搓着她的屁股。我的手指先

  是进入了她的蜜壶,接着便将阵地转移到她的屁眼。就在我的指头进入股沟挖弄

  菊花的时候,她的眼神也随之变得狂野。我不想让她感到疲惫,因此在几分钟过

  後,我便将手指由她的体内抽离。接着,我们一起漫步到沙滩上去。

  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(二)

  穿上新泳装的荷丽,的确吸引了许多游客的目光,而她对这种情形显得是怡

  然自得,对自己几近全裸的模样,也丝毫不以为意。

  正如广告所言,这家旅馆私有的海滩人烟不多,与公共海滩那人潮汹涌的情

  况恰巧形成一个对比。也因此,我们很快地便找到了一处绝佳的地点,可供我们

  做全天候的休息。不一会儿,汤玛斯就找到了我们。只是,他未能一眼认出他的

  妹妹。因为,此时的荷丽正趴在沙滩上,企图赶在阴影降临之前,好好享受这几

  分钟的日光浴。

  在他好奇地打量着眼前这副半裸的身体时,同时间,我也好奇地盯着他。看

  见荷丽转过身仰起脸,汤玛斯看来是欲言又止。又一次,他为眼前人的美丽所震

  赫,先是胸部的形状,後是大腿中央的三角地带,停留在她身上的汤玛斯的视线

  是久久不能离开。看着荷丽的下半身,他意识到为了能穿上这套比基尼,荷丽必

  定是将阴毛修剪过。

  此时,淘气的荷丽将双腿分开了些,以调皮的行为来嘲笑他老哥色咪咪的眼

  光。她突如其来的举动,搞得汤玛斯是六神无主,嘴巴念念有词的他,在勉强挤

  出「想去游泳」的这几字之後就马上起身,快跑到陆地与海的交会处。可惜,他

  跑得不够快,因为我和荷丽都注意到了他泳裤上那搭起的帐棚。

  面对着荷丽,我问道∶「你还是处女吗?」

  「是啊!」一答完我的话,她的脸马上红了起来。

  我继续说道∶「嗯,很好。我想你也差不多到了该做那件事的年纪了。如果

  是和汤玛斯做的话,你要不要啊?如果我是你,我可是会非常乐意的喔!何不让

  我们一起把上半身的泳衣脱掉,以此来给他一点暗示呢?」

  坐而言不如起而行,在荷丽答话之前,我抢先一步采取了行动。以我的年龄

  而言,我的奶子仍可算是相当棒的一对。也因此,我确定汤玛斯一定会对它们感

  到兴趣。它们虽然不大,形状却是极佳。更重要的是,在它们的上头,有着两颗

  迷人的乳头。

  起初,我是讶异非常,因为我竟然怂恿女儿与儿子上床。更讽刺的是,在我

  惊讶的同时,欲火竟也开始在我的下腹部燃烧。我转头看着荷丽,此刻的她目光

  正投向海的某一端,而嘴角也扬起了微笑,『没错吧,女儿,』我在心里说道∶

  『你想要和你哥来一炮。真巧,我也是!』

  在汤玛斯回来之时,在见到四颗裸露的乳房之际,他的眼睛是瞪大如牛铃。

  不过,当他坐到我们身边之时,他又彷佛变成了一个哑巴。

  几分钟後,荷丽站了起来,来到我的身边,要我帮她上一些防晒油。看着站

  在我正对面的她,我抬起了涂满油的双手,开始揉着她的背。而在替背部上完油

  之後,我的手停留在她的屁股之上。臀肉而後双腿,当我将防晒油涂满荷丽的背

  部,为了让我也能替胸部做好防晒的工作,她转过了身子。而当我的手滑到她的

  下半身,她也主动将泳裤脱掉。我清楚知道这个动作是个暗号,因此我让手指滑

  入她的大腿内侧,用手掌覆盖住她的阴部。

  对汤玛斯而言,这种景像太过刺激了,因此他扭过了头,以如同子弹飞奔的

  速度跑回旅馆之中。然而,对我来说,不也是倍感兴奋吗?我加强了力度,且让

  中指在她的阴道内来回穿梭。就这样,用手指干了荷丽几分钟後,她提出了停战

  的要求,拉着我到了一处较为热闹的地方。

  「汤玛斯离开的原因也许有两个,」我对着躺在太阳椅上的荷丽说∶「他不

  是去脱裤手淫,就是回房自慰。不过,不管如何,我想我们已经让他上钩了。」

  时光流逝得飞快,很快地已来到傍晚时分。我们的生活似乎回到了正轨,在

  我们一同出外吃晚餐的时候。

  隔天,趁着汤玛斯到镇上去的空档,我和荷丽又打了一炮。耳鬓厮磨,疯狂

  地吸吮舔噬,指交而後沉默,这四项过程是我们性爱的轮回。只不过,虽然我们

  很喜欢这种女同志的关系,然而,没有「老二」的加入,还是略嫌美中不足。为

  此,我们又谈到了汤玛斯。最後,我们决定让荷丽去诱奸他,而我则会在好事将

  成之际出现,好来个捉奸在床。讨论完一些细节之後,接着只待将计划付诸实行

  了。

  接下来的日子似乎有些平淡,我开始怀疑荷丽是否早将我们的计划忘记。

  然而就在几天之後,我才发现原来担心是多馀的。那是不知名的一天,由镇

  上逛街回来的我进入旅馆休息,且决定要在小憩过後,到沙滩上去晃个几圈。

  然而,就在我准备出发的时候,差点撞上汤玛斯。我发现,他正盯着在内院

  的荷丽,一丝不挂享受日光浴的荷丽。她的脚尖指向旅馆的方向,微开的双腿使

  得汤玛斯的眼神变得贪婪,毫无疑问他的眼睛正在搜寻女人那处最隐密的地方。

  他的泳裤已脱离了正常的位置,下降到了脚踝处,由他的动作来判断,我知道他

  正在自慰。在此时说话绝对不是上策,因此我决定暂时不要打扰他。当然,我也

  没闲着,我将上半身的泳衣脱了下来,现在,只等着他办事完毕了。

  只是等了大约两分多钟,汤玛斯的膝盖便开始颤抖,这是射精的讯号,我知

  道。在往他身边移动的过程中,我看见他将精液射在毛巾之上,仔细一看,才赫

  然发现那条毛巾是我用过的。

  当我把手放在他的肩膀上时,他已是清理得差不多了。我说道∶「很爽吧!

  你知道吗?我觉得你手淫的样子很可爱。」

  继续清理,穿好裤子,还是要逃跑?受惊的他,思绪是异常纷乱。不知该如

  何是好的他,只是呆呆地站在原地,直到握在手里的鸡巴慢慢软下来。当他回过

  神时,快跑,是他的第一个反应。可惜,穿在脚踝上的裤子阻止了他的行动。

  「我想,你最好先把那些东西擦乾净。」我说道。

  听到我的话,他马上往下瞧,这才发现,一些精液又由老二射了出来。我蹲

  了下去,替忙着清理精液的他穿上裤子。在我这样做的时候,我可以清楚看见他

  阴茎的全貌,突然间,我有一种冲动,想要将眼前的阳具握在手中。不过,为了

  避免打草惊蛇,我还是克制住了这个念头。

  替他穿好裤子之後,原本看着我的他迅速将视线移开。原来,他趁我不注意

  的时候,在我漂亮的奶子上偷摸了几把。而在说了几句类似抱歉的话之後,他便

  飞也似的逃到楼上去了。

  发出会心一笑的我,紧接着将注意力转到在窗外的荷丽身上,看来,她似乎

  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些什麽。她是不是睡着了呢?我猜想着。走出门外,我来到她

  的身边,低头看着美丽的她,我的手又蠢蠢欲动起来。再也忍不住,我把手放到

  她的阴部上头,让中指在她的阴唇上下滑动。我的举动让她慢慢醒了过来,当愉

  悦的感觉在身上蔓延开来,她发出了兴奋的笑声。

  我的手指进入了她的阴道,她抓住了我的手,这个时候,我让指头插得更深

  了些。将手指由她的体内抽离,再将沾满淫汁的手指放上她的阴蒂,揉啊捏的,

  她攀上了高潮的云顶。

  我知道接下来必有好戏上演,因此当她想要替我服务的时候,我拒绝了。我

  向她表明,我想等到晚上,等到汤玛斯加入,再一起好好的翻云覆雨。牵着她的

  手,我们母女俩步入了屋内,为晚上的事做准备。

  黄昏时分,汤玛斯的沉默多了几分,他想着下午的事,以为此事无人能知,

  不过,他似乎忘了有一句谚语是这样说的∶「纸包不住火!」

  当夕阳即将由地表消失,我们也恰好用餐完事。而就在汤玛斯想要打开电视

  之时,我转头向荷丽说道∶「你知道吗?你有个仰慕者耶!」

  汤玛斯的脸於瞬间转成玫瑰一般的红,当他听见荷丽答道∶「有吗?真的有

  吗?是谁啊?告诉我吧,妈。」

  汤玛斯的表情因痛苦而扭曲,他的身体却没有意思离去,任由他看着我,我

  说道∶「那个人就是你哥。」停顿了一会儿,我又说∶「下午的时候,他偷看做

  日光浴的你。而且,他还一边看一边手淫。」

  汤玛斯再忍不住,大叫道∶「喔,妈!你一定要说出来吗?」说这句话的他

  看来有点沮丧。

  「那有什麽关系!」我说道∶「你不用担心也毋需害羞,这种事每个人都会

  做。像我和荷丽就会。」

  我把身子向他挨过去,看着他一脸怀疑,我将手放到他的膝盖上头,说道∶

  「要不要我表演给你看啊?这样的话,以後我们就能够一起来罗。」

  我的话撑开了他的嘴,荷丽也跳到我们中间,说道∶「做嘛,妈!汤玛斯一

  定很想看,而我也是。」

  「没问题!」我说∶「我会做的。」

  孩子们看着我站起身来,看着我脱下裙子,看着裙子落到地上。我站到了汤

  玛斯面前,要他拉下我的内裤。他有些犹豫,倒是荷丽迫不及待的伸手除去了我

  的内裤。我与他们的距离仅有数步之遥,而汤玛斯忍不住盯着我修剪得整整齐齐

  的阴毛猛瞧。

  「既然连内裤都脱了,我看就脱光好了。」我一边说话一边卸下T恤。

  此时,我的身上除了一件胸罩,就再也无所有。拉起汤玛斯的手,让他站起

  身来,我转身背对着他,要他替我解开胸罩。好像等了数年之久,终於,汤玛斯

  将胸罩的钩子解开了。再转身,正对着他,我要他将胸罩由乳房上移开。他的迟

  疑使我不得不把手扬起,我将他的手放到了奶子上头,一把拉下,汤玛斯坐回沙

  发上。

  接下来的几分钟,展现在荷丽与汤玛斯眼前的是我主演的秀。我想尽可能的

  展示身体曲线的美丽,或让奶子轻轻摇晃,或弯腰展示我的屁股与淫穴,最後,

  我分开了阴唇,让他们瞧瞧这条让他们得以降临到世界上的阴道。随着表演的进

  行,我愈来愈是饥渴,坐上紧邻汤玛斯的沙发,将一条腿跨上椅背,我准备给自

  己一个高潮。

  我的手很快地找到了蜜穴的位置,当一手的指头两根在阴道内进进出出时,

  另一只手当然也不愿闲着,於是它便在阴蒂上头弹奏起快乐的乐章。在高潮来临

  的几秒钟里,我剧烈的摆动着臀部,背弓起,嘴大叫,我慢慢让身体放松,直到

  兴奋的感觉消失掉。

  看着荷丽,我说道∶「嘿,该轮到你了。我知道汤玛斯期待着看你手淫的样

  子。」

  荷丽站了起来,把衣服脱掉,本就穿得不多的她,在几秒钟内,变成了一只

  赤裸的性感小野猫。她坐到沙发上,腿张得大开,向我们炫耀她的肉穴。我指着

  荷丽的蜜壶,将突出的小阴唇指给他瞧,他只是不停地点头,看着荷丽奏起自慰

  的序章。

  她高超的手淫技巧,让我们清楚看见兴奋前後的转变。高潮来临时,她并未

  与我一样大叫,不过她看起来很满足就是了。

  在荷丽自慰的时候,我向汤玛斯靠近了些。观赏荷丽表演的他是如此专注,

  因此当我把手放到他腿上的时候,他几乎是浑然不觉。我快速向他的内裤瞥了一

  眼,看到他勃起的老二将内裤撑得半天高,我感到很开心。

  当荷丽结束,我告诉汤玛斯∶「看得还尽兴吗?我可是看得很高兴喔!好,

  既然我们两个都表演过了,是不是该换你了呢?」

  他没有挣扎,任由我剥光他的衣物,肉棒由他的内裤中弹出。为了取得好的

  视野,荷丽坐到了他老哥的跟前。他的鸡巴抖了几下,他开始温柔地套弄它,看

  来先前的感官刺激,使得他到了射精的临界点。当然,没有人愿意见到好戏太快

  落幕的。

  我问荷丽∶「你以前有看见过勃起的老二吗?」她答道∶「在学校看过一两

  次,只不过,没有摸过就是了。」

  看着她,我向汤玛斯说道∶「你愿不愿意让她试试看呢?」

  在取得他的同意之前,我先一步拉开了他握着肉棒的手,说道∶「来吧,荷

  丽,亲爱的。它不会咬你的。」

  「把腿张开,汤玛斯,让你妹可以更靠近些。」说话的同时,荷丽也到了鸡

  巴的前面。

  汤玛斯张开了腿,荷丽进入了腿中间,最後,她伸手握住了眼前的阳具。她

  将它轻轻的握着,先是看着我,後又转头看着她的老哥。此时,汤玛斯已由沙发

  上滑下,随着快感的增加,呼吸声也变得急促起来。

  「开始呀,荷丽!如果你帮他打的话,他一定会很爽的!」我叫道。

  她开始套弄手中的老二,上上又下下,很快就抓到诀窍的她,将汤玛斯推向

  高潮的边缘。几秒後,他开始摆动屁股,将精液射向高高的天空。看着哥哥射精

  的模样,荷丽不由自主地将眼睛张大,她目送着精液离开老哥的鸡巴,然後洒落

  到我们的身上。本来我想要用手帕替汤玛斯清理肉棒,不过,我随即又想到了一

  个更棒的做法。

  拉开荷丽那放在还硬梆梆的老二上的手,我舔了舔在她身上的精液,擦掉了

  在自己身上的一些,最後,我还用舌头替汤玛斯清理阴茎。虽然我们三人看来都

  已筋疲力尽,但古话又有云「好戏在後头」,因此我扶着荷丽站了起来,让她双

  脚开开地站在我的面前,爱抚着她的下体,用中指刺激阴道壁。她变得与汤玛斯

  一样的兴奋,若不是手放在我的肩膀,只怕她早就摔跌落地。

  手指由一根增为两根,她看来随时都会「去」,「汤玛斯,来!」我说道∶

  「将你的两根手指插进她的淫穴。对了,别忘了刺激她的阴蒂。」

  我站到荷丽的身後,将原本的位置让给汤玛斯,让他的手指进入妹妹的阴道

  里。我则由背後搓揉她的乳房,扭转着她硬挺的乳头。我的另一只手也顺着她的

  背部滑入了股沟。很快地,我找到了屁眼,也不客气地将指头送了进去。这种刺

  激让她享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,接着,她瘫倒在地上,搂着我和汤玛斯。

  回到楼上,我想也是时候来次真正的干炮了,我不知道该让汤玛斯先荷丽

  或是我,因此我徵询荷丽的意见。她想了一会儿,考虑到自己的处子之身,便说

  要我先上,然後让她在一旁观赏。

  我躺到床上,分开双脚,握着汤玛斯的鸡巴,带领它进入我的胯下。他看着

  我的蜜穴,他的表情,让我敢说他现在一定很兴奋,兴奋得就像个初次冒险的人

  一样。我拉着他的肉棒向前,他让自己的身子朝下,找到了淫穴的入口,摆动屁

  股。他突刺,我呻吟;他沉浸在干我的乐趣里头,我则是为他的表现感到惊讶。

  他让我高潮,精液却迟迟未发。我让他停下动作,让荷丽上场厮杀。我为汤

  玛斯分开她的腿,汤玛斯为自己导航,在我的协助下,儿子的鸡巴进入了女儿的

  淫穴里头。

  几秒钟之後,传来了阴囊撞击蜜穴的声音,他们互的模样,充份表现出年

  轻人具有的活力。我侧躺在一旁,看他们在爽。看年轻人做爱真的很棒,可惜汤

  玛斯结束的太快,让精虫进入荷丽的肉穴里徜徉。而在他射精的同时,荷丽也情

  不自禁的手舞足蹈起来。

  他的鸡巴离开了妹妹的妹妹,在肉棒上,我看见了荷丽的淫水和爽。我移向

  汤玛斯,亲吻他的鸡巴,那诱人的味道,让我忍不住将它含入嘴巴。不过几秒,

  他的老二又硬挺如常,我知道,只有再一次的做爱,才能卸下他弹药的上膛。

  我让他平躺,跨坐到他的身上,让他的阳具刺入我的淫穴。抚摸他的鸡巴几

  下,我移动了身子,转将肉棒瞄准屁眼,我缓缓降下身子,他的鸡巴轻而易举的

  通过臀肉进入菊花。我不停下降,直到他的肉棒再无法往前移动半分。不甘寂寞

  的荷丽也加入了我们,用膝盖夹住汤玛斯的脸颊,让他用舌头舔尝蜜壶。我抚摸

  她的奶子,她也轻揉我的乳房。

  我开始骑着儿子,很快地,我发现他的鸡巴扭动了几下,当他的臀一次次的

  把我拱起,他的精液也射入了我的直肠。我的欲火依旧烧得旺盛,一把将荷丽搂

  入怀中,我亲吻她的脸庞,接下来,我们的嘴分离,转而贴到彼此的蜜穴上。

  结束了这一回,我们又想要开始下一次,当我们对於新发现的娱乐还持有兴

  趣时,要我们如何不整夜疯狂呢?再怎麽说,我们的假期可是只剩下短短的三天

  而已,现在,我只希望汤玛斯能快点再次提枪上马。

  剩下的假期里,我们无时无刻不在演奏性爱的进行曲。而在假期快结束的时

  候,汤玛斯已是累得不成人样,因此我和荷丽只得试着由彼此的身上找出新的乐

  子。在打道回府之前,我试图说服荷丽,要他让汤玛斯也试试她的屁股。由於一

  开始,她的态度就是欲拒还迎,因此我最後还是成功的让她点头了。

  为了纾解她的紧张,替汤玛斯扩张她的屁眼,我花了一些时间,用沾满润滑

  油的手指舒展她的菊花。当她准备就绪,我扒开她的臀肉,让汤玛斯的龟头进入

  她的屁眼里头。他先是慢慢地插,接着便快速地让肉棒尽可能地往前送。

  体会着鸡巴在菊花内外移动的滋味,荷丽快乐的呻吟着。汤玛斯先是缓缓地

  ,接着便加快了速度,开始狂抽猛送,在屁股上施加的暴力举动,让荷丽感到

  无比愉悦。过没多久,汤玛斯便将精液射入这紧夹肉棒的屁股里头。

  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(三、终)

  老公麦可到机场迎接我们。在回家的途中,我们露出的疲态,成了他口中反

  覆的话题。

  当晚,在就寝之前,他的手在我的身上不停地游移。我将假期里发生的事全

  盘托出,听着我对性爱的描述,他变得非常兴奋。利用旅行的时间来唤起孩子们

  的性欲,是我们早就计划好的事。只是,任谁也没想到,事情竟会进行的如此顺

  利;而与孩子们一同做爱的感觉,竟又如此地叫人欢喜。

  我躺了下来,轻轻打开双腿,此种充满挑逗性的邀请,正是他想要的。毫不

  迟疑,他压到我的身子之上,将我的腿分得更开,将巨根插入了我湿润的蜜穴里

  头。他卖力的演出,带给了我一波又一波的高潮。究竟做了多久,我无暇计算也

  不想计算,我只是尽情享受着性爱,直到他的精液射了出来。

  完事之後,他向我表示,他已经迫不及待要让荷丽尝尝他老二的厉害。经过

  一番讨论,我们决定在荷丽欢度十六岁生日之时送上这份大礼。算算时间,行动

  的日子也不过就在几周之後了。至於汤玛斯,我们决定带他进入3P的世界。对

  他而言幸运的是,明天就是HAPPY TIME!

  太阳再次升起,崭新的一天又已降临。和朋友出外玩乐的荷丽,要到晚上才

  会回来。用完午餐之後,麦可说他要消失两个小时,要到院子去修剪草皮。他前

  脚才踏出,汤玛斯的鸡巴就进入我的手里。

  上楼的我们,一进到卧室就开始脱衣。当再也没有衣衫可遮蔽身体,躺平的

  我,要汤玛斯我得用力。这种要求,汤玛斯当然是乐意遵守。然而,就在他

  拼命地干着我时,我注意到,房门正缓缓开启。

  赤裸的麦可,挺着一根翘得高高的,慢慢走进了卧室。什麽是他想要,我

  当然知道,抱住汤玛斯,我喊道∶「翻身,我要骑你!」

  幸运地,在我与汤玛斯交换位置的过程中,他没有看见麦可。当我摇摆着臀

  部,他也将身子微微撑起,吸吮着我敏感的乳头。汤玛斯非常忙碌,忙着玩弄我

  的胸部,在这同时,我感觉到麦可的手摸上了我的屁股,他的手指滑入股沟抵达

  屁眼,我不由自主地大口呼吸,当他的手指进入菊花里头。

  当麦可进入汤玛斯的视线里,他的鸡巴因惊吓而差点软掉。一发现他想要将

  肉棒抽出,二话不说,我抱住了他,让他的老二继续和我的妹妹温存。惊讶的表

  情渐渐和缓了下来,看着我将麦可的鸡巴吸入嘴巴,他发现事情并没有想像中的

  糟。

  套弄了约莫两分钟之後,麦可拒绝再让阳具受我嘴巴的驾驭,他爬上了床,

  来到了我的身旁,他的指头又一次攻陷了我的後庭花。他用龟头轻轻触碰着我的

  屁眼,这种感觉让快感在身体里蔓延,我的屁股为他而张,他的老二缓而带劲地

  撑开了菊花。第一次,我让两根肉棒同时在体内抽插,我想,这大概是上帝的恩

  赐吧!

  汤玛斯很快就掌握了抽送的频率,不让在後庭快乐的老爸专美於前,他使劲

  地干着我的淫穴。汤玛斯先去了,在他精液射出的同时,我也达到高潮。紧接於

  我俩之後,麦可也将精液射入了我的屁股中。

  老公躺在左边,儿子躺在右边,此刻,我正用温暖的手掌握着他们坚硬的肉

  棒。『再用它干我吧!』我在心里呐喊着。转过身面向汤玛斯,我张口含住了他

  的鸡巴,并用舌头舔弄着龟头,接着,我也让麦可享受到了同样的待遇。几分钟

  过後,他们父子俩已到了射精之际,我躺下,让麦可和汤玛斯跪在脸颊的两旁,

  让他们的肉根凑上我的嘴巴。

  麦可射精在先,我虽然握着他的老二,却还是无法接到第一发,幸好,接下

  来的精液,我及时将其全部饮下。而在吞下了残存的精液之後,我也不忘用嘴清

  理他软掉的肉棒。接着,汤玛斯也开始射出他的弹药。他射精的快速与精液的大

  量,差点把我吓死,一波又一波的精液就这样进入了嘴中。说实话,要能适时将

  其吞下而不被呛到,是种很大的挑战。不过,我终究还是办到了。

  激战过後,我们冲凉。穿好衣服,我们讨论着,该如何让荷丽加入我们的阵

  营里头。我们的结论是,要她参战应该不难,毕竟她与老妈和哥哥已搞过了数十

  回,那她又怎会忍心将老爹的鸡巴置於一旁不顾呢?最後,我们决定顺其自然静

  观其变。

  事情演变的速度比预期中的快,在同一天的傍晚,在我们吃晚餐看电视的时

  候,我的脑中突然浮现出一项计划。

  「荷丽,」我说道∶「你老爸还没看过你穿泳装的样子耶,要不要穿出来向

  他炫耀一下啊?」

  看了我几秒,她点头示好。接着,她起身回房着装。两分钟後,听到她的脚

  步声,我要麦可闭上眼睛。她再次出现,看着她的模样,我感到欲火又开始在胸

  口燃烧,汤玛斯的眼神也透露着和我一样的欲望。看着我们色眯眯的样子,荷丽

  吐了吐舌头,扮了个鬼脸。

  站在父亲的面前,荷丽摆出了模特儿的架势,展示着那几近全裸、叫人血脉

  贲张的模样。当麦可张开双眼,他的眼球差点如卡通人物一般的落下。眼前的尤

  物,让他是眼睛充血、嘴巴张大。荷丽慢慢地转身,麦可的视线停留在那副翘臀

  之上。他看了我一眼,吞了吞口水,这种样子让我明了,他已准备好大干一场。

  她再次面向父亲,往前走了几步,而麦可贪婪的视线,的确是满足了她的自

  尊心。我走向她,在她作出反应之前,将她上半身的比基尼一把拉下。我觉得很

  高兴,她看来并没有遮掩身体的意思,出乎意料之外,她竟然开始轻摆身子,让

  乳房在半空中做出炫目的摇晃。

  此时,麦可显得是蓄势待发,他那近乎全裸的女儿离他不过一尺之遥,硕大

  的胸部不停地上晃又下荡。

  「让你爸也看看你修剪过的阴毛吧?」希望她能知道我话中的话。

  她从善如流,以背对父亲的姿态缓缓地将泳裤拉下。接着,她将泳裤踢开,

  再次转过身来。她让双手在下体前交叉,向前踏出一步。站定之後,她才张开双

  腿,慢慢的将手放下。

  当女儿的下体映入眼帘,麦可由喉间发出了「咕噜」的声音。她外翻的小阴

  唇,正闪烁着诱人的光芒,我曾亲眼见到她将阴毛理光,也因此当她以「白虎」

  的姿态出现时,我一点都不惊讶。

  荷丽跳到父亲的身上,说道∶「人家可不可以坐在你的膝盖上面啊?你已经

  好久没有抱过我了。」

  他让背靠住椅子,让荷丽坐在他的大腿上,让她用手勾着脖子。当荷丽坐上

  大腿内侧,麦可的双眼也不停扫射着眼前这副曼妙的身体。他一手抱着她的腰,

  一手放在她的膝盖上,荷丽捧起自己的右乳,温柔地搓揉它,接着,她更是将乳

  头塞入自己的嘴巴。几分钟之後,她停下了动作,转而将奶子凑向父亲的面前。

  麦可当机立断,开始贪婪吸吮女儿的乳房,并不时以牙齿轻咬奶头,以双唇

  含住它。之後,他也不忘用手指去搔痒她另一颗小巧的乳头。荷丽发出愉快的呻

  吟,双脚大开,让指头滑入了阴穴里,麦可的手移动到了女儿的双腿之间,并开

  始以指尖翻搅她的阴唇。

  为了让老爸的行动能更顺利的进行,荷丽让双腿跨到了麦可的肩上。看着近

  在咫尺的蜜穴,麦可很快就发现到阴核的所在地,伸出手指,在指尖入穴的一刹

  那,荷丽的身体产生了剧动。几秒之後,第一波高潮也随之降临在她身上。

  稍微喘了一口气,荷丽看着麦可,说道∶「我的那里,你看也看过了,摸也

  摸够了。现在,是不是该插了呢?」

  女儿的要求,麦可欣然允诺。他让荷丽由身上离开,让她替他脱衣,不过几

  秒的时间,他变得和女儿一样的赤裸。荷丽兴奋的抓住那根翘得半天高的鸡巴,

  仔细测量着阴茎的长度与厚度,此时的她,就如同一个发现新玩具的孩子。她跪

  了下来,将手中的阳具引导到唇边,亲吻了一下龟头,她将整根肉棒含入嘴巴。

  吞吞又吐吐,这样的动作维持了几分钟。接着,在他们一起躺到地板上的时

  候,荷丽以门户大开的姿势说道∶「爸,来吧!用你的大老二我吧!」

  麦可让身体进入女儿的双腿之间,俯下身,父女俩是亲吻得温柔。接下来,

  麦可的鸡巴一寸接一寸进入了荷丽的体内,当肉穴被龟头撑开,荷丽不禁把头向

  後仰,开始叫得淫荡。当肉棒被蜜穴完全吞没,麦可先是停顿了几秒,然後才开

  始抽插。由慢而快,快快快快,麦可的老二在荷丽的淫穴内外忙碌的穿梭着。当

  睾丸与臀部开始接吻,荷丽忍不住将乳头塞入自己的口中。

  看着荷丽和麦可在地板上云雨,我和汤玛斯又怎能闲着?两双手爱抚着对方

  的身子,我们摸来又摸去,直到摸到彼此的生殖器。以荷丽与麦可做爱的景像为

  背景,我们开始替对方手淫。他们将「去」,在射精之前,麦可轻踩刹车,并不

  时用鸡巴将荷丽的阴蒂摩擦。

  减缓不了高潮的步伐,便赶在它降临之前,用力再用力,麦可做着最後的冲

  刺。终於,他的精虫游进了荷丽年轻的蜜穴里,荷丽也成了高潮的俘虏,她紧紧

  抱着正在射精的老爸。

  他们的结束,是汤玛斯老二抽搐的开始,将嘴凑上他将要射精的鸡巴,我及

  时将精液全部喝下。在我吞下最後一滴精液之後,汤玛斯开始亲吻我的全身,他

  带给我的高潮,是对我最好的报答。

  深夜,入睡之前,麦可将手放在我的大腿上,把老二藏在我的阴道里。我们

  一边爽,一边讨论着今天发生的一切。儿子与女儿能尽情的享受性爱,能接受充

  实而多变的性生活,是让我们感到再高兴不过的事了。接下来的几周,我们准备

  拓展他们的视野,要他们不再压抑欲望,要让他们对性有更深的体会。

  周六的早晨,我们睡得贪婪。然而,就在我们打算起床的同时,荷丽与汤玛

  斯一丝不挂的走了进来。

  荷丽坐在我的身边,问道∶「妈,让爸我的菊花,然後,让汤玛斯在同时

  干我的淫穴,你觉得这样做好不好啊?」

  我答道∶「当然好罗,亲爱的。你知道吗?世界上最快乐的事,莫过於被两

  根肉棒齐了!」

  麦可和我稍微整理了一下床,然後让汤玛斯躺在上头,接着,荷丽骑上了

  她哥哥的身子,用蜜壶隐没了老二的样子。我要她弯下身体,让麦可的右手扶住

  她的臀,跪在她的身後;在左边的我,和麦可一起剥开了女儿的臀肉。她发亮的

  肛门张着缩着,像是在期待着将肉棒慢慢吞入屁股里头。

  荷丽的菊花需要做点热身运动,她转过头看着我,我将食指插入她的肛门,

  时快时缓,忽内忽外,她显然已沉醉在我的动作之中。过了一会儿,中指也顺利

  地滑入了她的後庭之中,让两根手指在肛门里转动,她淫荡的模样让我知道,她

  的屁股已准备好要迎接麦可的鸡巴了。

  麦可徒手握住老二,慢慢将其送入女儿的菊花中。由拒绝变欢迎,她的菊花

  缓缓张开,包覆住那根即将带来欢乐的肉棒。鸡巴攻城掠地的举动,让荷丽不由

  得做了个深呼吸。当呼吸的嘴张大到极限,父亲的阳具也已全然消失在她的屁股

  之中。

  汤玛斯的呼吸突然变得急促,臀部的肌肉线条也变得明显,看来他就要射精

  了。「再把腰放低一点,荷丽。这样你老爸才能更容易的你。」我喊道。

  她开始趴下,手抓着汤玛斯的肩,双腿夹着他的脚。这种姿势,使得麦可能

  够更加肆无忌惮的干。几秒之後,他将阳具插到最深,在儿子发射的同时,也把

  精液射入了荷丽屁股的最深处。

  这一次的3P结束得太快,不过,俗话说「熟能生巧」,我相信,只要他们

  多加练习,就一定能渐入佳境。

  麦可站了起来,拍了拍女儿的屁股,令人惊讶的是,他的老二竟又恢复到原

  先凶猛的姿态。「干炮,让我干炮!」我似乎能听到它的呼喊。慑於肉棒的神威

  之下,荷丽弯身向前,开始用嘴套弄父亲的肉根。几分钟过後,他们的表情让我

  知道,麦可被服务得尽兴,荷丽也吸吮得开心。

  接下来的几个月里,我们纵情声色,充份享受着性爱的快乐。很快地,汤玛

  斯和荷丽都毕业了,他们的交友关系,与我们之间的伦理也都回归正常。虽然他

  们兄妹俩还是会做做爱,但乱伦的戏码依旧能算是到了落幕的阶段。最後一次和

  荷丽交欢,是在她满十八岁的时候。那一次我们整整做了两天之久,我们不停地

  在彼此的身上埋头苦干。

  时光流逝匆匆,一转眼,两个孩子都各自成家立业了。现在,我只剩下一个

  希望,希望我的孙子们能拥有和他们父母一样的经验,可以享受到由父母亲自给

  予的鱼水之欢。但愿我的希望能成真才好┅┅

  评分

  相关推荐

广告联系:kingmodong@outlook.com 网站地图

免责声明:本网所列站点收集于全球互联网,内容与本站无关,仅为非大陆地区的境外华裔人士提供参考,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,受美国法律保护,若来访者国家法律不允许,请自行离开!